聆听大师对话系列3:约翰·博格尔

00688qIKzy7c0Z2WvGb63&690

财富杂志称博格尔为20世纪四大投资巨人之一。他对个人投资者的贡献是历史上任何人都不可比拟的。在70年代博格尔一手独创了指数基金,让个人投资者第一次真正能够受益于低成本的多元化市场投资。他在当初创立先锋基金公司(Vanguard) 推出指数基金的时候,曾被投资界当作一个笑话。  今天,指数基金占整个美国股票基金的投资超过30%。  而先锋基金公司帮投资人管理着3.5万亿美元的资产。(3.5万亿是什么概念? 相当于世界第四大经济体德国的国民生产总值, 相当于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30%)。
博格尔出生于大萧条初期,家里境况并不富裕。但他成绩优异,被普利斯顿大学录取, 依靠奖学金和在学校餐馆打工完成了学业。大学毕业后,博格尔加入了当时极具声望的惠灵顿管理公司,凭借出色的业绩而最终成为公司的主席。但后来因为一次不成功的收购以及与同伙人的意见分歧,博格尔被排挤出惠灵顿。但正是因为这次失败,让他有机会和动力开辟了一条和传统投资截然不同的道路。帮助普通投资人减少成本和多元化配置资产的先锋公司从此问世。
1996年的心脏移植手术给博格尔注入了新的活力。虽然在2000年已经正式退离先锋公司,但今年87岁高龄的他依旧每天坚持到先锋研究中心工作。
下面的内容节选整理于罗宾斯和博格尔的采访对话。(R: 罗宾斯;B: 博格尔)。
R:  你那么多动力是哪里来的?
B: 我从很早就开始工作。九岁的时候我就卖报纸,根本就没有停下里休息的时候。因为我本人很内向,所以不停的工作让你没有时间和别人搭讪。 我又好强,那种能让人扫兴的好强,但是它弥补了我其它地方的不足。
R: 你当初是从一个传统的基金管理公司做起的。
B: 当时太年轻,那些我应该知道的历史教训我不知道。那时候我还真的以为有可以永远保持好业绩的基金管理人,事实上他们并不存在。好业绩总是来来去去。
R: 为什么?
B: 运气远远大于才能。投资是95%的运气,5%的才能。如果我不对,那是因为98%靠运气,2%靠才能。
R: 这对那些主动投资管理人可真是个侮辱。
B: 好吧,你如果把1024个人放在一个房间里抛硬币,总有一个人会连续10次都会抛到正面。你肯定会说:这人运气真好!但在投资这个行当,你就会说:这个人真是个天才! 你用猿猴替代人,结果也是一模一样的!
R: 你说过:一个聪明人和一个好的投资人是有区别的,是什么意思?
B: 首先,个人投资者其实都是业绩平平,我们就先从这说起,很简单。但很多个人投资者为了这个平平的业绩支付很大的成本。
R: 怎么讲?
B: 一般的主动管理型基金你要差不多付2%的费用(包括1.2%左右的管理费,还有交易费,现金成本,销售费用等)。所以说如果市场的回报是7%, 你拿到5%。 (一个指数基金可能是0.05%的费用,你可以拿到6.95%)。  如果回报是6.95%, 你的1美元要用50年变成30美元。但如果回报是5%, 那50年时间给你的是10美元,而不是30美元。这是什么意思? 这意味着,你投进去100%的投资,担负100%的风险,但你得到的只是30%的收益。 从长远的一个视角,就是这个结果。但人们往往不这么去看,但人必须学会这么思考。
R: 人们不去理解成本的复加和费用的复加。
B: 投资人需要理解他们为什么买股票,就是两个东西:分红和收入的增长。现实是,从长期的角度来看,股市的收益有一半来自分红,而基金的费用都是从这里出的。你可以这样想:股票基金的平均分红为2%, 而股票基金的平均费用率为1.2%, 这1.2%是从2%的分红分出去的,所以你其实只得到了0.8%的分红。基金经理拿走了一半多的收益来丰盈自己的腰包!整个基金行业一般拿走60%, 有时候是100%, 甚至高于100%! 你现在知道了我为什么是基金行业的眼中钉。
R: 可是仍旧有1亿多的人把钱放在这些主动管理的基金里,这怎么可能呢?
B: 永远不要低估营销的力量。2000年,我们看了看金钱杂志(Money)上的基金广告,平均收益率为41%。这些基金中的很多,可以说是大部分,现在已经不存在了。投资人总是认为他们的基金管理人会一直很超群,可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总是想,如果基金以前可以有20%的回报,那以后也可以有20%的回报。可这很荒谬,根本就不可能。
R: 先锋的宗旨是服务基金的股东,这些股东拥有先锋公司。(编者注:先锋公司的所有权结构比较独特:公司的股东是所有的基金,而每只基金的投资人是基金的股东,因此也是公司的股东,所以先锋的基金产品的费用率比较低)。你支持受托责任这一标准吗?(编者注: 受托责任(fiduciaryduty)意思是,受托人必须把委托人的利益放在首位,高于受托人自己的利益)。
B: 我不是支持,我是强烈要求,而且我是最初要求这种标准的人之一。投资公司研究所(基金公司的游说机构)说,“我们不需要一个联邦规定的受托责任,我们本身就有这个责任”。真是有意思,第一,如果他们本身就有,那为什么会如此反对? 第二, 他们并不真正理解受托责任的利益冲突。一个上市公司的经理,比如黑岩公司(BlackRock),它有两个受托责任。 一是对于黑岩公司基金投资人,要让这些投资人的收益最大化,再一个是对黑岩公司的股东,要让他们赚最多的钱。所以黑岩公司的CEO劳伦斯,有着这样的一个困境:要让基金投资人赚钱,他必须降低费用,要让公司股东赚钱,他必须提升费用。他们想两者都做到。但是现在是公司赚很多钱。
R: 真是具有讽刺意义。
B: 这个国家真是很伟大,是不是?
R: 在你看来,我们下个十年将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B: 我想美国的企业会持续成长。不要忘了,股市只是一个衍生品,它要依附于企业所创造的价值。  公司是会持续发展的,也会持续赚钱,但有可能比以前发展得慢一些,但应该还是健康发展。
R: 主要是因为人口的原因,花销会减少,还是我们有太多的债务,需要先清理这个问题?
B: 我们需要降低债务。这个国家的债务太多了。企业方面其实还算健康,没有太多债务,但是政府债务,包括联邦,州和地方,都太出格了。我们需要对付这个问题。我们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是,美联储现在有大约4万亿美元的储备,这比正常水平高出3万亿,这3万亿都是在前五六年积累的。这需要清除。到底如何清除,没人知道,但所有人都知道,这迟早都要发生。
R: 我们是不是要担心下一个金融危机?
B: 如果你试着看大局,而不只是从个人投资人的角度看问题,那你会牢记历史教训。不要以为历史不会重复。马克土温说过:历史也许不会重复,但它往往会押韵。所以我们很有可能会再有一次世界性的金融危机,甚至是世界大萧条。发生大萧条的几率到底多大?我想说应该是十分之一吧,但绝对不是千分之一。所以我觉得不太会发生,但如果有人说“不会发生在我们头上”,那他肯定是错的。
R: 因为没有学好历史。
B: 对,所以,看在上帝的份上,用用他赋予你的常识。不要被那些一时兴起的东西搞得忘乎所以,也不要被市场暂时的波动搞得晕头转向。
R: 在你64年的商业生涯里,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市场状况。怎么把人的情感因素从投资中剔除出去呢?
B: 没有人能做到,包括我。我只是努力去做到。人们问我:当市场下跌50%时,你什么感觉? 老实说,我感觉痛苦不堪。怎么办呢? 我找出几本关于“坚持你最初的原则”的书,再温习一下!
R: 如果你不能给你的后代留任何钱,只能留给他们一些投资理念,会是什么?
B: 首先,你的资产配置很重要,要根据你的风险承受程度和目标来配置。其次,一定要多元化。通过低成本的指数基金来进行多元化。不要忘了,市场上大把高费用的产品。还有就是,不要去交易。什么不做就好了!  把应该放到债券的资产比率稍微提高一点,你就可以更好地抵制参与到市场中的诱惑。
R: 其他还有什么建议吗?
B: 别整天去看华尔街日报!整天看CNBC! (编者注: CNBC是一个电视财经频道)。 我在CNBC上做很多访谈,我真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还会回头找我。对于Jim Cramer, 我的忍受度差不多是四五十秒钟。(编者注:JimCramer是CNBC电视台上一个股票分析节目的主持人,经常在节目里大声叫嚷)。那些叫喊,买这个,卖那个,那不是真正的投资,那是在分散注意力。我们做太多的无用功。你的收益肯定是比整个市场高出一点,或低出一点,而大部分时间是低出一点。你如果理解这个结果,为什么还要天天花时间和精力交易标普500?  那种人如果想有真正的生活,该带孩子去公园转一转,带老婆出去吃顿晚餐,如果这些全都做不到,至少可以读本好书。
R: 金钱对你意味着什么?
B: 对我来说,金钱是途径,而不是最终目的。有个故事是说万古特和海勒(两个人都是美国的知名作家)。在一个派对上,万古特对海勒说“你看那个人,派对的主人,他今天赚了10亿美元,他在一天赚的钱比你这辈子出版的所有的Catch 22都要多”。 (编者注:Catch22, 第22条军规,是海勒的代表作)。 海勒回答道:“没关系,因为我有个他永远不会有的东西:满足”。  我留给我孩子的钱足够让他们做任何想做的事,但远不够让他们什么都不需要做。我经常对他们说:“有时候我真是希望你们长大的时候有着我所有过的优势”。他们的第一反应是:“你是说劣势?”“不,孩子,我是说优势。能够靠自己的拼搏和努力去赢得这个世界”。
R: 指数投资经过很长的时间才被接受,但现在正在让投资产业经历着一场革命性的转变。你什么感觉?
B: 很多人对我说:你肯定很骄傲, 看看你的贡献。但我总是说:有一天我会感到骄傲,但现在还没有。 我想是索福克勒斯说的(古希腊三大悲剧诗人之一):你必须要等到夜晚才能享受到白天的辉煌。我的夜晚还没有到来。其实有件事我应该坦白:我早就应该离世的。我在做心脏移植手术之前犯过八次心脏病。我的心脏都不跳了,我真是不应该活过来,但是能够活着真是件无以伦比的事情。我意识到,我正在目睹指数投资的胜利,一场投资革命。毫无疑问。华尔街会永远被改变,它现在比以前小了很多。我还不能够完完全全理解这场变革,但是如果我不在了,我连看都看不到了。
R: 你真得会退休?
B: 我应该没有什么掌控,看上帝的安排吧。我很开心,在帮助投资人得到公平机会的战斗中我会乐此不疲。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