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并茂诠释美国新任大法官政治背景与选任内幕

2018年10月6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以50票赞成、48票反对的投票结果,批准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美国最高法院再次配齐全部9名大法官,再次回到保守派大法官5比4占多数的局面。这是特朗普新政又一次重大胜利。卡瓦诺出任大法官的听证和批准过程堪称惊心动魄,险象环生,明枪暗箭防不胜防。9月4日国会听证会首日,参议院少数党“党鞭”、伊利诺伊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迪克•德宾(Dick Durbin)毫不客气地当面讥讽挖苦卡瓦诺:

“你看上去是一个变色龙或共和党政治的阿甘。你出现在每一个(共和党政治的)犯罪现场”(It seems that you are the Zelig or Forrest Gump of Republican politics. You show up at every scene of the crime.)

卡瓦诺出任大法官的听证过程惊心动魄,险象环生。图像来源:纽约客

迪克•德宾参议员是好莱坞电影迷。他提及的《变色龙》(Zelig)是美国著名导演伍迪•艾伦1983年拍摄的一部反讽风格的“伪记录片”(mockumentary)。伍迪•艾伦和他当时的妻子、后来的死敌米娅•法罗在影片中充任主角。

伍迪•艾伦夫妇在“伪记录片”《变色龙》中充任主角,美国女权主义先锋作家苏珊•桑塔格也在影片中出镜。

阿甘是1995年奥斯卡最佳故事片《阿甘正传》(Forrest Gump)中的角色。他大智若愚,神通广大,出现在二战后美国几乎所有重要事件的历史现场:民权运动、肯尼迪遇刺、越南战争、反战集会、女权运动、性解放、嬉皮士叛逆、人类登月、水门事件、乒乓外交、苹果公司上市、里根遇刺,等等。
与电影中的“傻帽儿阿甘”相比,“共和党政治的阿甘”卡瓦诺是出类拔萃、资质全面的政治和法律人物。除了智商很高以外,他近20年来广泛介入共和党主导的党派政治活动,神奇般地出现在当代美国各种重要事件的历史现场。卡瓦诺1965年生于华盛顿特区市一个爱尔兰裔天主教家庭,是美国家庭中比较罕见的“独生子女”。他的父亲是律师,担任一家商贸协会主席,母亲是华盛顿近郊弗吉尼亚州著名公立高中(Woodson High School)的历史教师,后来在美利坚大学法学院拿到法律博士学位,曾任马里兰州检察官和巡回法院法官。

卡瓦诺在华盛顿近郊马里兰州的一个富裕小镇比塞斯塔(Bethesda)长大成人。他于1983年以优异成绩从当地天主教私立精英男性寄宿高中“乔治城预校”毕业,该校2018年度的费用高达6万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一年半时间,“乔治城预校”一不留神火山喷发般地涌现出三位全美著名人物。一位是闹得沸沸扬扬的1983届校友布雷特•卡瓦诺,一位是1985届校友、现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尼尔•戈萨奇;另一位是1971届校友、现任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杰罗姆•鲍威尔。

地处马里兰州小镇比塞斯塔的私立精英男性高中“乔治城预校”(Gerogetown Prep)

2017年4月, “乔治城预校”1985届校友尼尔•戈萨奇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对面是安东尼•肯尼迪大法官。图像来源:msnbc

2018年2月, “乔治城预校”1971届校友杰罗姆•鲍威尔出任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图像来源:华盛顿邮报

卡瓦诺自幼酷爱体育运动,在中学时代曾任“乔治城预校”篮球队队长、橄榄球队主力外接手(wide receiver)和角后卫(cornerback)。考入耶鲁大学后,他曾进入校篮球队试训两个月,最终因个头太矮(不到1.8米)被淘汰。2010年,45岁的联邦上诉法院法官卡瓦诺参加波士顿马拉松大赛,跑出了3小时59分45秒的优良成绩。

卡瓦诺(深色球衣15号)在校际比赛中争抢篮板球。图像来源:白宫网站

卡瓦诺在女儿就读的学校担任女篮教练。图像来源:白宫网站

电影《阿甘正传》的主角阿甘也是长跑能手

卡瓦诺在耶鲁攻读历史专业。受父母影响,他本科毕业后考入全美排名第一的耶鲁大学法学院,因学业出色成为《耶鲁法律评论》编辑,于1990年获法律博士学位。法学院毕业后,卡瓦诺1990、1991年先后为两位联邦上诉法院法官担任法律助理,1992年在司法部副部长兼联邦首席检察官肯尼斯•斯塔尔办公室任职,主要工作职能是协助斯塔尔代理联邦政府在最高法院出庭应诉。10余年后,因卡瓦诺举荐,斯塔尔检察官当时的副职、共和党后起之秀约翰•罗伯茨于2005年出任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


卡瓦诺父母在耶鲁大学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图像来源:白宫网站

里根总统接见共和党后起之秀约翰•罗伯茨。图像来源:里根总统图书馆 

卡瓦诺1993年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的法律助理,同期担任肯尼迪法律助理的还有“乔治城预校”1985届校友尼尔•戈萨奇。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法律助理是美国司法界的顶尖法律俊杰,甚至可以对诸多案件的裁决产生重大影响,以至有“第10位大法官”之称。
肯尼迪大法官与法律助理合影,左1是“乔治城预校”1985届校友尼尔•戈萨奇,右3是“乔治城预校”1983届校友布雷特•卡瓦诺。图像来源:今日美国

肯尼迪大法官与法律助理卡瓦诺合影。图像来源:美联社 

为期一年的大法官法律助理工作结束后,卡瓦诺于1994年重新为老上司肯尼斯•斯塔工作,担任助理检察官。此时斯塔已被国会任命为独立检察官,负责调查克林顿总统任州长期间涉嫌商业欺诈的“白水案”和1993年白宫副法律顾问万斯•福斯特神秘自杀案。1993年7月,希拉里的“男闺蜜”、白宫副法律顾问兼第一家庭税务律师万斯•福斯特突然神秘身亡。如果是谋杀,将是1963年肯尼迪总统被刺以来遭谋杀的最高级别政府高官。如果是自杀,将是1949年杜鲁门政府国防部长詹姆斯•福莱斯特(James Forrestal)跳楼身亡以来自杀的职务最高的政府官员。


小布什总统任职期间,卡瓦诺与当年的调查对象克林顿在总统专机“空军一号”握手。图像来源:白宫网站

1997年7月,克林顿夫妇的多年好友、白宫副法律顾问万斯•福斯特(左1)突然神秘自杀身亡。

福斯特年富力强,前程似锦,家庭和睦,为何突生自杀之念?他恰好又是“白水案”调查中的关键人物,这种不明不白的神秘死亡,极易引起猜测和联想。斯塔出任独立检察官后,率领助手卡瓦诺开始深入调查“白水案”和福斯特神秘自杀案。福斯特案调查期间,斯塔检察官遭遇重重阻碍。福斯特生前的律师以英美普通法中“律师与客户的保密特权”(Attorney- Client Privilege)为由,拒绝交出福斯特去世9天前与他秘密谈话的笔记等一系列涉案重要文件。

在1998年斯维德和伯林诉美国案(Swidler & Berlinv. United States, 1998)中,卡瓦诺代表独立检察官办公室在联邦最高法院出庭起诉,认为当客户已去世和律师掌握的涉案秘密文件意义重大时,福斯特案中的“保密特权”可以置之不理。没想到,联邦最高法院以6比3判决独立检察官败诉。这是卡瓦诺唯一一次作为辩护律师在最高法院出庭。

独立检察官斯塔(右1)率领助手卡瓦诺(后排居中)深入调查“白水案”和福斯特神秘身亡案。

琳达•特瑞普(Linda Tripp)当年是福斯特办公室的行政助理。福斯特临终前的最后一顿午餐,是特瑞普在白宫餐厅帮他买的一个汉堡包。福斯特当时看上去平静如故,一边看报一边吃饭,根本不像马上要自杀的样子。对于福斯特之死,特瑞普万分惊诧,认为其中必有黑幕。她后来暗藏心机,与白宫实习生莫尼卡•莱温斯基成为无话不谈的“闺蜜”,偷录了两人之间的电话谈话,然后向斯塔检察官办公室举报,指控克林顿总统在琼斯诉克林顿性骚扰案中触犯伪证罪和妨碍司法,最终引发了“拉链门”大案。

福斯特办公室的行政助理特瑞普与莱温斯基是无话不谈的“闺蜜”。她手持的意大利古驰(Gucci)名牌包是莱温斯基赠送的礼物,专家鉴定后认定是假货。

经联邦司法部长批准,独立检察官斯塔和助手卡瓦诺率领团队转而调查“拉链门”案,并于1998年9月向参众两院提交了罗列详尽证据和建议对克林顿总统启动弹劾程序的《独立检察官斯塔调查报告》。据美国媒体报导,斯塔检察官麾下大将卡瓦诺是该报告的主要撰写人。


独立检察官斯塔和助手卡瓦诺研究讨论“拉链门”案调查进程。

独立检察官斯塔和助手卡瓦诺(左1)出席“拉链门”案国会听证会。

 “拉链门”案调查结束后,卡瓦诺在1999年以合伙人身份加入著名律师事务所Kirkland & Ellis。该所有四位合伙人曾任司法部副部长兼联邦首席检察官,其中包括肯尼斯•斯塔和1987年里根总统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罗伯特•博克。1999年11月,古巴小男孩埃连•冈萨雷斯的母亲和男友携小埃连在偷渡美国途中溺水身亡。美国移民局违背埃连父亲要求将孩子送回古巴的意愿,把孩子交送他在佛罗里达州的父系亲属抚养。联邦法院裁决,只有埃连的父亲而不是其他亲属,才能代表他申请避难。联邦特工用暴力将埃连从他亲属手中夺回并送回古巴。在这个轰动全美的大案中,卡瓦诺出任埃连•冈萨雷斯的免费公益律师。

2000年4月,联邦特工使用暴力将小埃连从他的亲属手中夺回并送回古巴。图像来源:纽约时报
小埃连事件激起美籍古巴裔移民群体的愤怒。当时副总统戈尔在该问题上的立场反复无常,遭到古巴移民的批评。佛罗里达州有数百万古巴移民,直接影响到2000年总统大选佛罗里达州的投票结果。重计选票争执开始后,卡瓦诺加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的法律诉讼团队,为打赢官司立下汗马功劳。
小布什和戈尔因佛罗里达州重计选票争执对薄公堂。漫画作者: Breon Stocks
2001年小布什入主白宫后,哈佛法学院高才生阿尔韦托•冈萨雷斯出任美国首位拉美裔白宫法律顾问,并于2005年出任美国首位拉美裔联邦司法部长,卡瓦诺则成为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的核心人物之一。他成功举荐前上司约翰•罗伯茨于2003年出任联邦上诉法院法官,两年后出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

2001年2月28日,小布什总统与白宫法律顾问冈萨雷斯主持会议,研究提名联邦法院法官事宜,右侧双手持黄色笔记本者是卡瓦诺。图像来源:小布什总统图书馆
2005年小布什总统提名约翰•罗伯茨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 罗伯茨的儿子兴奋得在镜头前跳起了摇摆舞。图像来源:美联社
在法律顾问办公室任职期间,卡瓦诺是处理美国历史上最大破产案能源巨头安然公司(Enron Corp)造假丑闻的主要人物。与此同时,在对恐怖分子动用酷刑获取情报、反恐战争中敌方战俘在美国法院的的人身保护权、国家安全局对美国公民窃听等方面,卡瓦诺参与了所有秘密文件的加工和润色工作,是冈萨雷斯和小布什总统倚重的的顾问之一。卡瓦诺2001年9月10日与小布什总统的私人秘书、“得州帮”嫡系亲信艾希丽•伊斯泰斯(Ashley Estes)首次约会。次日,震惊中外的“9.11”事件爆发,当天两人一起进入白宫地下隐蔽室紧急避险。2004年卡瓦诺与艾希丽结为伉俪,小布什总统夫妇参加了婚礼。

卡瓦诺和艾希丽婚前搭乘总统直升机专机“海军陆战队一号”。图像来源:白宫网站

卡瓦诺夫妇与小布什总统夫妇合影。图像来源:白宫网站

卡瓦诺夫妇和两个女儿与小布什总统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图像来源:白宫网站

2003年7月,卡瓦诺升任小布什总统特别助理兼白宫主任秘书(white house staff secretary),其主要职责是前期处理、筛选呈送、后期跟踪总统每天审阅和批复的全部绝密文件,同时审读润色以总统名义从白宫下发的全部文件,涉及从反恐战争、国际协议到减税方案、移民政策等全部外交内政军国大事。他虽然不是主要决策者,但却是小布什核心权力圈中至关重要、不可或缺的心腹幕僚和高级智囊。

卡瓦诺(前排居中)协助小布什总统(前排右1)处理紧急情况,后排黑衣坐者是艾希丽。图像来源:白宫网站

左起:国家安全顾问赖斯、白宫主任秘书卡瓦诺在“空军一号”专机与小布什总统研究文件。图像来源:白宫网站

小布什总统向英国伊丽莎白女王介绍白宫主任秘书卡瓦诺。图像来源:白宫网站

“小布什的大脑”、白宫办公厅副主任卡尔•罗夫回忆说,卡瓦诺性格沉稳,头脑慎密,足智多谋,当年是白宫办公厅内部处理各种疑难决策问题和复杂行政事务的“最终裁判者”(ultimate umpire)。
卡瓦诺与“小布什的大脑”、白宫办公厅副主任卡尔•罗夫关系密切、勾肩搭背、情同手足。图像来源:NewsLine
2006年,小布什总统提名卡瓦诺出任联邦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法官。美国共有13个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其中以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的地位最为显赫,主要受理涉及联邦政府的上诉案例,有“第二联邦最高法院”之称。

2006年6月卡瓦诺在白宫宣誓就任联邦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法官,对面是肯尼迪大法官。图像来源:白宫网站
2006年9月卡瓦诺在联邦上诉法院开庭前宣誓任职,对面是肯尼迪大法官,后排左1是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图像来源:白宫网站

卡瓦诺在联邦上诉法院准备出庭。
联邦上诉法院法官卡瓦诺在工作之余充当义工,向低收入群体提供免费食品。图像来源:纽约邮报
读者可以看到,“共和党政治的阿甘”卡瓦诺是一个时代的传奇性人物。他近乎神奇般地出现在近20年来美国几乎所有政治事件或大案要案的现场:白水案、福斯特案、“拉链门”案、弹劾克林顿、小埃连案、2000年大选计票、提名首席大法官、安然公司破产、“9.11”事件、反恐战争、“虐俘门”、“窃听门”,等等。卡瓦诺还是小布什总统核心权力圈的心腹幕僚和高级智囊,其工作职能涉及从反恐战争、国际协议到减税方案、移民政策等全部内政外交军国大事。

出任联邦上诉法官后,卡瓦诺在堕胎权、持枪权、平权措施、环境保护、同性恋权利、奥巴马医保方案、总统行政特权等方面持保守派立场。

卡瓦诺认为:

“法官必须是独立的,必须解释法律,而不是制定法律。法官必须按字面解释法规,法官也必须按字面解释宪法。”
2018年7月特朗普总统宣布提名时说:
“在法律界,卡瓦诺被认为是法官中的法官,是同龄人当中真正的思想领袖。”“他是一位杰出的法学家,写作风格明快,被普遍认为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优秀、最敏锐的法律人才。”
2018年7月9日,特朗普提名“法官中的法官”卡瓦诺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图像来源:华盛顿邮报
从卡瓦诺的个人经历来看,其政治和党派色彩确实过于浓厚。在近百年来共和党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中,尚找不到一人像卡瓦诺这样与当代美国政治的重大事件有如此紧密的牵连,与总统核心权力圈有如此密切的私人关系。由此铸定了卡瓦诺必遭民主党超乎寻常强力阻击的可悲命运。美国著名宪法学者、“五角大楼文件泄密案”(New York Times v.United States, 1971)辩方律师亚历山大•比克尔(Alexander Bickel)精辟指出:

“美国总统任命一位大法官时,就像是把一枝利箭射向了遥远的未来,甚至被任命者自己也无法告诉你,今后面对诸多司法裁决时,他将会如何思考”。
在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问题上,共和党的历史教训非常惨痛。想当年,共和党总统艾森豪威尔明显缺乏“知人善任”的眼光,动辄犯下“开弓射出回头箭”的“低级错误”。曾有记者曾问艾森豪威尔:在总统任期内,你是否犯过重大错误?

“犯过两个错误。两个都坐在最高法院。”艾帅没有好气地回答。

艾森豪威尔犯过的“两个错误”,就是二战后美国最著名的自由派大法官厄尔•沃伦(1953─1969任职)和小威廉•布伦南(1956─1990任职)。两人原来都是共和党温和保守派,坐上大法官席位后,一不留神却180度急剧转变立场。

1987年,联邦最高法院“骑墙派”小路易斯•鲍威尔大法官宣布退休。为了避免重蹈覆辙,里根总统决定提名铁杆保守派、出类拔萃的超一流法学家、时任联邦上诉法院法官罗伯特•博克出任大法官,遭到民主党殊死反对。参议院投票以58对42票否决了博克的提名。

1987年7月,里根总统提名铁杆保守派法学家、时任联邦上诉法院法官罗伯特•博克出任大法官。图像来源:里根总统图书馆
由于当年民主党在参议院占据多数优势,里根总统被迫妥协,提名素有共和党温和派名声的联邦上诉法院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出任大法官。参议院以97比0票予以确认。
1987年11月,里根总统被迫妥协,提名温和保守派联邦上诉法院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出任大法官。图像来源:里根总统图书馆
在美国最高法院,持温和立场的中间派扮演重要角色。在自由派和保守派大法官4比4持平的局面下,最后一票的作用至关重要!那些争议极大、势均力敌的重大案件,历来是由中间派的关键一票说了算,比如20世纪80年代的小路易斯•鲍威尔大法官,20世纪90年代的桑德拉•奥康纳大法官,此后就是安东尼•肯尼迪大法官。绝大多数重大争议案件,皆由这种立场飘忽不定的“摇摆票”、“骑墙派”一票定乾坤。小威廉•布伦南大法官喜欢向每年履新的法官助理们询问同一个问题:“在联邦最高法院,什么法律最重要?”助理们面面相觑,回答五花八门:“言论自由条款?”“政教分离条款?”“权力分立条款?”

布伦南大法官一一摇头,随后带着嘲讽意味的苦笑,伸出五指揭晓谜底:“是5票!5票法则(Rule of Five)!”“有了5票,你就可以在联邦最高法院为所欲为!”(With five votes, you can do anything on the Supreme Court)。

布伦南大法官告诉法官助理们:”“有了5票,你就可以在联邦最高法院为所欲为!”
美国大法官的判决往往对美国法律、政治、社会产生深远影响,甚至有可能改变美国的面貌。9位大法官都是终身职,需要等到有人过世、退休、辞职或遭国会弹劾去职,时任总统才能够提名替补。而总统提名后也需要联邦参议院投票通过,大法官才能就任。在2018年度,联邦最高法院有3位大法官年届或超过80岁,分别是85岁的极左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80岁的偏左派布瑞尔(Stephen Breyer),以及立场摇摆、经常是关键案例中决定性一票的82岁肯尼迪(Anthony Kennedy)。

2018年6月,身体尚佳的肯尼迪大法官突然宣布退休,美国政界一片哗然。当时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对特朗普总统“通俄门”、妨害司法、滥用权力等问题的调查步步惊心。假如特朗普任期内官司临头,最终将由9位大法官一槌定音。在此背景下,最高法院至关重要的摇摆票“第5票”,将可能决定美国未来的政治和法律走向。

据美国媒体披露,肯尼迪大法官的儿子贾斯廷•肯尼迪(Justin Kennedy)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任职11年,涉嫌卷入德意志银行对特朗普房地产公司贷款的丑闻。德意志银行是特朗普公司的最大的债权人,后者欠了它约3亿美元。目前特别检察官正在调查德意志银行与特朗普关系的深层内幕。

肯尼迪大法官全家福(左起:肯尼迪夫人、大儿子贾斯廷、肯尼迪大法官、小儿子格里高利、女儿克莉斯婷)。图像来源:Newsday.com
另据德国媒体报导,中国海南航空集团在2017年持有的德意志银行股份增至近10%,使海航集团成为这家欧洲和德国最大银行的头号股东。2016大选之前,特朗普的女婿、白宫特别顾问库什纳的房地产公司获得德意志银行2.85亿美元贷款。据华盛顿“透露社”歪门小道消息,这笔贷款被怀疑与中国、俄罗斯涉嫌操纵美国大选的传闻有关。估计肯尼迪大法官预料,如果今后涉及特朗普的大案要案上诉到最高法院,他将不得不回避,导致最高法院出现4比4的僵局,美国将可能出现前所未有的宪法危机。选择此时急流勇退,对肯尼迪本人、对共和党、对特朗普总统、对美国的长治久安都是一个最佳选择。

问题的关键在于,与相对温和中立的肯尼迪相比,卡瓦诺看上去是铁杆保守派,必然导致最高法院变得更加保守。今后数十年间,年富力强的卡瓦诺可能就堕胎权、同性恋权利、枪支管制、医疗保健和移民问题等做出影响深远的裁定。如此前景,令民主党自由派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读者可能纳闷,政治是妥协的艺术,民主是妥协的制度。特朗普总统和他的法律顾问为何甘冒巨大的政治风险,死活非要提名卡瓦诺这种党派色彩非常鲜明的人出任大法官呢?

说起来,此事只能怨奥巴马和民主党缺失远见。以前参议院确认大法官时,参议院少数党议员可以用“冗长发言”(filibuster,音译“费力把事拖”)的损招儿阻挠全体投票,多数党终结“冗长发言”需要60票。因此两党必须妥协,有利于选出中间派法官。

“冗长发言”是指国会中居于少数党的议员,当无力否决特定法案或人事任命时,可以用马拉松式演说阻挠投票,迫使微弱占优的多数党作出妥协让步。
没想到,“菜鸟总统”奥巴马不顾这一套,在2013年把这个古老的政治传统废掉了。当时共和党人警告他,30年河东30年河西,总有一天共和党会夺回参议院多数席位,50票即可确认大法官。结果用不着30年,仅一年后共和党就夺回了参议院领导权。在2018年度,共和党在参议院有51个席位,可能的摇摆票是阿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缅因州共和党参议员苏珊•柯琳斯(Susan Collins),即使其中一人反水,50票也能通过。如果出现50比50平局,平时不参加投票的副总统兼参议院议长彭斯可以投下决定性一票。

当共和党成功在望,可能有几个民主党参议员为了讨好本州倾向共和党的选民,会向本党申请特批,跟风改投赞成票,因此最后的结局可能是54比46。


卡瓦诺赴国会拜见阿拉斯加州联邦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图像来源: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
卡瓦诺赴国会拜见缅因州联邦参议员苏珊•柯琳斯。图像来源: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
在此背景下,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肯塔基州联邦参议员米奇•麦康诺(Mitch McConnell)向特朗普打过招呼:可以放心大胆提名一位铁杆(hardcore) 共和党保守派出任大法官。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米奇•麦康诺和华裔夫人赵小兰(特朗普内阁联邦交通部长)。
卡瓦诺的提名宣布20分钟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胆颤心惊地宣称:“这个提名对民主党威胁太大,必须竭尽全力予以封杀”。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查克•舒默与女儿艾米•舒默。图像来源:华盛顿邮报
10月4日,联邦参议员查克•舒默的女儿艾米•舒默(居中穿绿衣者)因非法抗议在国会山前被警察逮捕。图像来源:华盛顿邮报
可是,民主党封杀卡瓦诺并无正当理由。直到现在,没有任何民主党人质疑卡瓦诺的资历和能力。民主党议员抵制卡瓦诺的手段就是拖延和抹黑,寄希望于拖延到11月初国会中期选举之后。如果民主党能够重占参议院多数,将迫使特朗普重新提名一位立场比较温和的大法官人选。由于卡瓦诺在白宫担任过重要职务,民主党议员不断索要白宫机密文件。白宫办公厅因卡瓦诺听证提供给参议院的文件和备忘录,比他之前的5位大法官加起来还多1倍。民主党议员还提出各种刁钻古怪的问题,但卡瓦诺以前有过出任联邦上诉法院法官时听证的经验,应对自如,毫无破绽。

9月4日参议院听证会开始前,卡瓦诺笑容满面,轻松自如。图像来源:今日美国
为了达到拖延的目的,民主党出动了一帮抗议者大闹听证会现场。一会儿有一个人冒出来大喊大叫,被警察拉出去;过一会儿又有一个人跳出来破口大骂,被警察依法逮捕。把参议院听证会闹得乌烟瘴气,鸡犬不宁。四天听证会,先后有200多抗议者被捕。
示威者大闹卡瓦诺参议院听证会现场。图像来源:华盛顿邮报
近年来,民主党左翼激进派对国会听证会现场的干扰和打断愈演愈烈。闹得最厉害的一次是2015年1月29日,一些抗议者高举标语和手铐,打断前国务卿基辛格的发言,甚至“晃着手铐离基辛格的头部只有几英寸”。

前排左起:前国务卿基辛格、前国务卿舒尔茨在参议院听证会现场

2015年1月29日,一名抗议者“晃着手铐离基辛格的头部只有几英寸”

华尔街投机大亨、美籍匈牙利裔犹太富商乔治•索罗斯(左)是民主党示威运动的主要赞助人,出资为被捕者提供保释金。图像来源:POLITICO

无法无天的抗议惹怒了时任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约翰•麦凯恩。他严厉批评说:“我担任委员会成员多年,从来没见过这种可耻、粗暴和卑劣的示威活动。”“任何一位在美国国会作证的公民都不应该受到这种对待,尤其是曾以名望和荣誉为美国效力的91岁前国务卿基辛格。”

有几位女性抗议者仍然大喊大叫。行伍出身的麦凯恩参议员怒不可遏,威胁抗议者说:“如果你们不闭嘴,我会让国会法警逮捕你们”。他甚至破口大骂: “滚出去,你们这些卑劣的浮渣!”(get out of here, you lowlife scum)。9月中旬,卡瓦诺基本上闯过听证鬼门关,9月底上任几成定局。突然从斜刺里杀出“米兔”(#MeToo,我也被性侵过),一场惊心动魄的国会听证对质大战立刻打响。

克莉斯婷•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女士是加州帕罗•奥图大学(Palo Alto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她与卡瓦诺成长于马里兰州同一个富裕小镇,中学时代就读当地私立精英女中Holton Arms School。该校2018年度收费48,000美元,距离卡瓦诺就读的“乔治城预校”仅13公里。

克莉斯婷•福特就读的私立女中Holton Arms School录取办公室
福特女士指控,36年前(1982年)她15岁时,在一次同学朋友聚会时喝了一瓶啤酒,随后遭到17岁的卡瓦诺未遂性侵。福特回忆说,卡瓦诺那天喝醉了,把她扑倒在床企图解衣服,但没有得逞,她挣脱跑掉了。
中学时代的福特女士。图像来源:纽约时报
然而,接受国会质询时,福特女士声称,她已经忘了在谁家聚会、案发哪月哪天、乘谁的车前往、事后如何回家。她提供了4个参加过聚会的所谓证人,可是没有一个人记得聚会之事,其中包括至今与她保持密切联系的中学闺蜜。
想当年,15岁未成年小女孩搭车赴约,长辈会反复叮嘱;聚会时小姑娘们违法喝酒寻欢,同伴闺蜜们会在学校津津乐道;遭到未遂性侵后,她如何回家以及事后的情况,怎么可能忘得一干二净?最终造成调查线索全部消失。这是一个明显的破绽。福特女士这次在国会作证,令人想起1991年安妮塔•希尔(Anita Hill)指控当时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性骚扰。

当年在托马斯大法官听证会,共和党参议员亲自上阵,以交叉盘问的方式提出种种质疑,以求辨明真相。司法委员会的绝大多数议员有律师、法官或检察官的背景,个个都是法律高手。

在“米兔”运动如火如荼的今天,福特女士在国会作证时,没有一个人敢质疑她是否撒谎,没有一个共和党参议员敢深挖破绽,交叉盘问,或者质疑未遂性侵事件可能确实发生过,但15岁小女孩酒后有可能记不清楚时间、地点和涉嫌人。即使卡瓦诺也不敢质疑福特女士是否诬告,只能说她是不是认错人了?实在太可怕了!在卡瓦诺听证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选择亚利桑那州一位女性检察官出面,向福特女士提出一些温和的问题,温馨体贴到家了。没人敢冒“政治不正确”的风险公开质疑女性“受害者”,女性权利和指控得到最大限度的尊重和保护。

福特女士接受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后,卡瓦诺也出席作证,就福特女士所指控的性侵未遂事件接受参议院质询。

卡瓦诺情绪相当激动和愤怒,甚至几度哽咽。他断然否认曾侮辱过福特女士,同时声明自己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没有性侵过他人。他气愤地指责民主党参议员使确认过程成为“一场闹剧”和“国家的耻辱”。卡瓦诺认为,种种指控源于“为克林顿夫妇复仇”的偏执情绪。
卡瓦诺在9月27日听证会现场情绪相当激动,甚至几度哽咽。图像来源:People Magazine
听证会大庭广众之下,为了澄清事实,卡瓦诺被迫说出自己当年是“高中处男”的个人隐私。在很多美国高中生眼中,这可是个天大的笑话。
卡瓦诺的父母列席旁听9月27日国会听证会。
相形之下,据福特女士的同学和朋友披露,这位相貌平平的女士似乎有“性成瘾”(sexual addiction)的问题。她在中学到大学期间性生活开放,拥有64位性伴侣。此后数十年又有多少性伙伴,只有她自己知道。2012年,45岁的福特女士进行过心理治疗。心理医生通常“启发”患者回忆往事,试图寻找心理毛病或性障碍的深层根源。福特女士高举“米兔”大旗后,里根总统的女儿、民主党狂热支持者、66岁的好莱坞十八线演员帕特•戴维斯•里根表示支持,声称自已40年前也遭受过性侵。保守派分子立马翻出旧帐,晒出帕特女士1994年给《花花公子》杂志封面拍摄的裸照。

好莱坞倡导发起的“米兔”运动有一个令人极度困惑之处: 它到底是一场女权主义运动,还是一场保守主义运动?好莱坞是性解放和女权主义运动的大本营,历来是性开放、性自由、吸毒淫乱、“我的阴道我作主”的划时代典范,令保守主义阵营恨之入骨。

时过境迁,如今在检举揭发男性“性骚扰”或“性侵”的时候,“米兔”高举的大旗却是被女权主义唾弃为陈腐保守、封建愚昧的过时性道德。倡导性解放、追求性开放的叛逆荡妇,一转脸就成了被渣男摸了一把屁股就尖叫性侵哭闹着要上吊的良家闺秀,而且死活非要借用媒体和公权力把被控者置于死地而后快。

各位读者千万不要误解,这仅是一点儿困惑而已。笔者坚决反对性骚扰、性侵犯。保护女性权利、权益和地位,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特征。

可是,如果过于拔高女性权利和地位,听任激进女权运动、“米兔”运动把女性权利夸张提高到绝对正确、不容质疑的程度,那么就像男性歧视和伤害女性同样野蛮而可怕。

性侵未遂事件公开后,美国媒体火上添油,大肆炒作卡瓦诺历任法律助理的性别、身材、容貌和家庭背景,影射攻击他贪恋女色,以貌取人,攀附权贵。

卡瓦诺总共聘用过48位法律助理,53%为女性,25%为少数族裔,其中有现任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的儿子菲利普•阿利托,两位联邦上诉法院法官的子女,小布什总统内阁国土安全部长迈克尔•切尔托夫的女儿,耶鲁法学院华裔“虎妈”教授蔡美儿(Amy Chua)的大女儿。

塞缪尔•阿利托大法官全家福,右2是菲利普•阿利托,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法学院法律博士。图像来源:纽约时报
耶鲁法学院学生披露,“虎妈”蔡美儿与法律系女生讨论如何申请法律助理职位时,曾形容卡瓦诺聘用的女性助理“个个都像模特儿”,建议她们前去面试时,衣着举止要散发出“女人味”。因蔡美儿的“色情“建议,有些相貌身材平平、信奉女权主义的女生打消了应聘卡瓦诺法律助理的念头。

2018年9月4日,卡瓦诺首次赴参议院出席听证会,两侧年轻时尚女性是他的前任法律助理,“个个都像模特儿”。图像来源:纽约时报

听证会过程中,法律助理Zina Bash(美籍犹太裔,哈佛法学院法律博士)向卡瓦诺传递资料。图像来源:赫芬顿邮报

“虎妈”教授蔡美儿的大女儿、耶鲁法学院法律博士索非亚是卡瓦诺2018年度的法律助理,衣着举止散发出“女人味”。图像来源:Business Inside

卡瓦诺是共和党一代精英。他在高中、大学、法学院名列前茅,品学兼优,毕业后在政府行政部门和司法界倍受重用,青云直上。卡瓦诺跟随几乎滴酒不沾的小布什总统贴身工作3年,经历过6次联邦调查局异常严格的背景审查,还有一次国会听证,从来没发现什么污点,是一个难得的有口皆碑之人。几乎一夜之间,卡瓦诺一不留神成了酒鬼、色狼、强奸犯、以貌取人、攀附权贵、暴躁易怒的代名词。

卡瓦诺接受质询和自我辩解临近结束时,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拉姆(Lindsey Graham)突然爆发。他怒形于色,激情四射,舌剑唇枪,高声为卡瓦诺辩护,痛斥民主党卑鄙无耻,言词和场景比好莱坞电影或电视剧《纸牌屋》还要精彩。
格拉姆批评民主党议员:
“如果你们真想调查,早就可以来找我们合作。但是你们真正想要的,是毁掉这个人的一生,让这个大法官席位保持空缺,然后盼着2020年大选你们获胜,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不是我!”“这是我从政以来遇到的最没道德、最可耻的事情”。
格拉姆安慰卡瓦诺:
“你用不着向任何人道歉!如果你想公平,我的朋友,你在一个错误的时间、来到了一个错误的地点!因为这些狗屎,有能力的好人都不愿意出来做事了”“这不是工作面试,这是炼狱!”
格拉姆指责民主党议员:
“所有你们想要的只不过是权力!老天在上,我希望你们永远得不到!我希望美国人民能够看穿你们的骗局,你们早就知道这个指控,却一直瞒着。你们根本不想保护福特博士。她和卡瓦诺都是受害者”“你们想要这个大法官席位?我希望你们永远得不到。”
格拉姆告诫共和党议员:
“我想对共和党同事说,如果你们投下反对票,你们就是把我在政治生涯中见过的最卑鄙的手段合法化了。”
接下来,格拉姆赞杨卡瓦诺夫妇人品高尚,教女有方。9月27日听证会开始前,卡瓦诺的大女儿对母亲说:“我们应当为福特女士祈祷”。
格拉姆最后祝福卡瓦诺:
“我希望你进入联邦最高法院,那就是你应该去的地方。我希望美国人民能够看透这个把戏。我祝福你,我会投票给你,我希望每一个公正的人都会投票支持你。”
格拉姆参议员的这番表现,堪比好莱坞超一流影星。他生于1955年,南卡州大学法律博士,退役空军上校,曾角逐2016年大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他与已故亚利桑那州参议员麦凯恩是好友,以耿直敢言和超越党派分歧著称。
林赛•格拉姆参议员(右)是美国空军退役上校
9月27日的听证会结束后,司法委员会以11比10票同意下一步进行参议院全体投票,前提条件是白宫下令联邦调查局介入,进行为期一周的深入调查。这个要求基本上就是拖延时间。早在2018年7月20日,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加州民主党参议员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就已收到指控信,由于证据过于薄弱,联邦调查局无法启动调查,加上福特女士希望保密,民主党议员没有公开指控。

加州民主党参议员黛安•范士丹质询卡瓦诺。图像来源:电视屏幕截图
直至9月中旬,卡瓦诺提名获批准几成定局。为了把参议院投票时间拖延到11月上旬国会中期选举之后,寄希望于民主党能够重获参议院多数,民主党领导层决定公开指控,破釜沉舟,胡搅蛮缠,极力鼓动福特女士出席听证会,许诺不会用刁钻古怪问题为难她,结果闹出了这个震惊全美的大案。10月4日上午,联邦调查局向国会提交了调查报告,表明福特女士和其他两个关于卡瓦诺性骚扰的指控皆无根据。这场政治闹剧终于落下帷幕。

美国东部时间10月6日下午3点45分,参议院以50赞成48票反对批准了卡瓦诺的任命。51位共和党参议员,49人投了赞成票,阿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投了弃权票,蒙大拿州共和党参议员史蒂夫•戴恩斯(Steve Daines)因参加女儿婚礼,在预料会以微弱多数通过的情况下没有前来投票。49位民主党参议员,48人投了反对票,西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投了赞成票。


卡瓦诺拜访西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图像来源: ShutterStock
蒙大拿州共和党参议史蒂夫•戴恩斯因参加女儿婚礼,在预先得知会通过的情况下,没有前来投票。图像来源:Fox News
为了防患未然,凭借电脑软件发家的亿万富豪、蒙大拿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格里格•简恩福特(Greg Gianforte)特意为史蒂夫•戴恩斯参议员准备了免费私人飞机。一旦参议院投票现场出现意外,史蒂夫•戴恩斯可以立刻乘机赶回华盛顿救场,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左起:蒙大拿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格里格•简恩福特、特朗普长子小唐纳德、蒙大拿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史蒂夫•戴恩斯。图像来源:印地安纳早报
美国国会两党争斗,相互揭短,相互监督,把权力关在笼子里,这是美国能够如此强大的主要原因之一。国会听证会对大法官、内阁部长等人事任命予以严格审查,同样体现了权力制衡的优越性。可是,两党争斗需要遵循基本底线。如今美国社会日益扭曲和分裂,陷入巨大的政治危机,主要原因不是共和党越来越保守,而是民主党越来越偏激,越来越极左。两党之间时常剑拔弩张,甚至把对手视为魔鬼猛兽。

特朗普执政后,经过近两年的折冲磨合,共和党建制派逐渐发现,抛开那些全球化、普世价值的政治正确高调,直接关注美国普通百姓的工作和生计,将有可能赢得更多的选民。在共和党内部,特朗普的政治理念开始得到接受。

卡瓦诺成功进入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拥有了比较稳定的“5票优势”。但是有专家认为,“骑墙派”肯尼迪大法官退休后,立场相对温和的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将可能取代这一关键性角色。

美国著名大法官雨果•布莱克(1937─1971年任职)坚信:

“我们的宪法并没有书写在沙滩上,被每一次连续的政治风暴掀起的每一波新任法官(裁决)的浪潮冲刷而逝”(Our Constitution was not written in the sands to be washed away by each wave of new judges blown in by each successive political wind.)。

可是,大法官也是人,人的喜怒哀乐无不具有。

经历了炼狱般的性骚扰指控折磨,托马斯大法官一直耿耿于怀。近30年来,他一直是最高法院的极右派。卡瓦诺会不会是下一个托马斯呢?

也许会吧,也许已没有也许!

电影《阿甘正传》中有句经典名言:“人生就像一盒(什锦)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会是什么滋味”(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ing to get.)。

文章来源:转自“法影斑斓”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