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一个真实分裂的美国:沙雕奇葩并不比中国少

“倒闭35天”的美国政府终于开门了,远在史密森国家动物园的大熊猫们也重新开启了在线直播,可以看到,熊猫在他乡生活得还是很安康。

但总统要修长城这件事,仍然是一个悬而未解的问题,社会依旧争议不断。最近一段时间,传言要当美国总统的人也越来越多,非裔女议员哈里斯、星巴克缔造者霍华德,甚至就连希拉里传出了可能“二战”的消息。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当今的美国,分裂无比严重。

事实上,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可以超越物种,美国社会亦是同样。

“我知道特朗普是个骗子,但我就是要投他”

如果说特朗普现在开门只是缓兵之计,那么他的最终目的,还是要把长城给修起来。白宫也随之表示,如果国会不与特朗普合作以确保美墨边境的安全,总统就会准备让政府二次关门,或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反对这件事情。

去年11月,CBS广播公司在进行的民意调查发现,59%的美国人反对在美国周边修建隔离墙墨西哥边境。这里面还有一个党派问题,绝大多数共和党人支持建墙79%。大多数独立人士(66%)反对修建隔离墙,84%的民主党人也反对。

 被人发现不止有一面的总统

总体的反对率不断上升,就在5个月前的同一家机构调查中,有51%的人认为不能建墙。12月,不认为边境墙是当务之急的美国人比例上升到了71%。这样的态度甚至蔓延到了特朗普的个人支持率上,最新民调显示,他的支持率跌至36%,仅比尼克松第二任期的平均水平高出2.4%。

他说:即使我站在第五大道中开枪打死别人,也不会失去任何选民

但对于支持者而言,如今四面楚歌的特朗普在他们心中变成了一个落寞的枭雄。

今年75岁的维拉诺就是铁杆粉丝中的一员,她曾在2016年大选结束后给自己的孙子发短信,告诉他拥有特朗普这样的总统是多么的荣幸,然而却收到了孙子的不友好回信。

在回信中,孙子直言特朗普是个顽固的低能者,利用种族主义和无知上位。这次往来让两人之间的关系降到了冰点,然而维拉诺毫不在意和孙子“绝交”仍然支持着敬爱的总统,至今,祖孙之间已经3年未见。

还有更加极端的,2016年,心怀不满的“锈带”选民帮助特朗普在大选中赢得了胜利。在一些人看来,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他们没有别的希望了。

工业时代曾成就了这个地区,给那里工作的人们提供了一个良好的中产阶级生活方式。但在40年前,福利开始消失,工作逐渐被机器取代。工厂、商店、酒吧一个接一个倒闭,学子们开始逃离到纽约、芝加哥等地。那些留下来的人月薪只能维持生计,越来越多的家庭破裂。人们毒品使用量大大增加,与之相反的,是工人们寿命不断缩短。

早已废弃很久的工厂

《纽约客》对锈带选民的采访中,有人直言:“我们的生活已经完蛋了,看不到任何希望。我知道川普是个骗子,但我就是要投他。看你们这帮东西海岸的精英和我一样不爽,我就很开心,要死大家一起死。”

这样的事实只说明了一件事,如今在依靠全球化经济繁荣的城市精英和生活在全球化废墟中的数百万美国人之间,存在着一条巨大,且没有桥梁的鸿沟。

“犹太人种族灭绝是最黑暗的谎言”

想知道这条鸿沟具体有多难逾越吗?举个可能不太恰当的例子,这些人之间的距离,可能就是咪蒙热心读者到拒绝阅读知音体那么远。

曾有“新纳粹分子”阿特·琼斯公开表示,他觉得二战纳粹大屠杀,这个可被称为“世界历史上最黑暗的篇章之一”的事件,从来没有发生过。

他将数百万犹太人的种族灭绝称作是“历史上最大、最黑暗的谎言”,因为“没有证据表明欧洲任何地方发生过针对犹太人的所谓‘大屠杀’。”琼斯竞选网站还展示了他举着一块写着“支持穆斯林禁令”的标语,将犹太人比作嗜血的犯罪吸血鬼,声称犹太人要为3亿起谋杀案负责。

2014年,琼斯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三k党集会上发表演讲,当场撕毁了以色列的国旗。即使如此,在曾经失败的国会竞选中,他仍旧获得了超过5.6万张投票。

最近一项民意调查发现,美国人对大屠杀的历史知识存在巨大差距:有3分之2的千禧一代,和4成的美国人不知道奥斯维辛集中营是什么。49%的千禧一代无法说出一个集中营,或犹太区的名字,而在成年人中,这一比例为45%。此外,还有近3分之1的人远远低估了犹太人的死亡人数。

如果说你活在当代,历史可以被怀疑一下的话,那么为什么连天文和地理都不了解?

地球扁平协会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曾在2200人中的采样调查发现,有4分之1的人认为太阳绕着地球转。而截至到2018年,仍然有人认为,如果他们冒险离开地平线太远,就会滑出世界的边缘。甚至还有一个平坦地球协会,成员们认为,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反驳地球是一个圆盘。

而根据耶鲁大学 2018年春季的一项调查可以看出,约20%的美国成年人继续否认气候变化正在发生。

2006年,美国曾经发动了伊拉克战争。但罗珀的调查发现,60%的美国年轻人在中东地图上找不到伊拉克,75%的受访者无法识别伊朗或以色列。他们甚至对美国地理也知之甚少,只有一半的人能在地图上找到纽约州。

不知天文地理就算了,因为只要你足不出户,对生活就不会造成太大困扰。但为什么连科学也拒绝相信?

皮尤2015年的调查显示,还有近10分之1的美国人认为打麻风疫苗是很不安全的。在这其中,18-29岁的年轻人比老年人更不相信疫苗,大约15%的美国年轻人和4%的65岁以上的人认为疫苗不靠谱。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对其他一些国家的人民而言,是一件多么羡慕又残忍的事。类似的例子还有许多,比如还有部分美国人将孩子的性别寄希望在体位上……

第一世界中的第三世界问题

以上这些问题,或许也只能说明即使在高度发达的美国,教育和科普仍有不太到位的地方。但下面这些现实,真的让人有些无法接受。

BBC纪录片中对美国人进行的童婚态度测试

美国可能是所有发达国家中,对童婚政策最混乱、也是最宽容的国家。2000-2015年期间,20万未成年儿童被迫结婚,而这一切都是合法的,因为美国南部各州在法律上对童婚大开绿灯。

16岁的玛丽亚望着窗外,看着她的25岁的丈夫修剪草坪

密苏里州甚至允许12岁以上的孩子结婚,这是27个没有最低年龄要求的州之一。只不过低于14岁的儿童结婚,需要法官的特批。自1999年以来,超过1000名15岁青少年在密苏里结婚。

在某些情况下,童婚在美国几乎每个州都是合法的。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尽管几乎每个州都有禁止18岁以下儿童结婚的法律,但还是有办法获得豁免的,比如获得司法许可或获得父母的许可。截至2014年,美国15至17岁的未成年人结婚人数约为5.78万,每1000人中有5人。

美国各州15-17岁童婚指数

为了终止这一现象,还有位19岁的莱维斯克参加了2018年的中期选举并成为议员,她说自己的一切努力就是为了终结童婚制度。

这些婚姻绝大多发生在孩子和成年人之间,未成年的一方大多是女孩。如果说童婚的负面影响多是发生的女孩子身上,和男性无关的话,再来看看下面这些数据。

2018年,美国自由行走基金会发布的全球奴隶制指数中,将现代奴隶制描述为一种复杂的、常常是隐藏的犯罪,跨越了国界、行业和司法管辖区。该研究估计,在全球被奴役的人口总数估计为4030万的情况下,美国的这一数字几乎是其中的百分之一。作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之一,美国仍有40多万现代奴隶在强迫劳动条件下工作。

美国境内的现代奴隶制有多种形式;最常见的形式是性奴役。剩下的形式有:农业中的家庭役役,酒店业中的强迫劳动,食品服务血汗工厂,乞讨和其他行业……

看过这些人类的存在,或许你会发现,在当今的美国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多么遥远。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加拿大和美国必读”,ID:jianadabidu,作者:张可贴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